“沙市长,厚道不厚道,我们心里都有数。”杨先明也是老油条了,笑眯眯的道:“汉都的现状您很清楚,若是要和燕京上海的财力比,咱们肯定没法比,就是和深圳广州这些地方比,一样有很大差距,所以咱们的实事求是吧?量体裁衣,有多大肚子吃多少饭啊。”

    “哟,老杨,您这话可是一套接一套啊,换个人恐怕就被你给糊弄住了,但糊弄我可不行。”沙正阳也不客气,“市里边基本规划我清楚,有多少余地我也大致了解,所以你也甭给我在这里画饼,我只要干货实话。”

    杨先明心中一凛。

    这家伙还真不好糊弄,尤其是这些是在乡镇和县里干过的,基本上啥都经历过,甚至还是行家里手,对啥都不陌生,你说什么都瞒不过他,特别是人家之前如果再有心琢磨琢磨,就更不好对付了。

    “沙市长,我们也是实事求是,没敢在您面前打马虎,市里边汉湖那边的投入有多大您清楚,那边刚告一段落,还有湖滨那边,如果按照市里的规划,CBD中央商务区可能……”

    杨先明话未说完,就被沙正阳打断:“行了,老杨,甭给我一套接一套,市里城市综合规划是刘市长负责,但我要协助刘市长,这里边的孰轻孰重孰急孰缓,你清楚还是我清楚?你觉得我来的时间短,就真的每天在办公室里喝清茶不成?”

    被沙正阳的话给噎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杨先明张了张了嘴,最终没说出来。

    人家话在理啊,城市综合规划,什么CBD中央商务区如何发展什么时候启动,人家比自己怕是还要清楚,自己这一下子把话给说飘了,被人家给堵住了。

    “老杨,我觉得你呢虽然说话油了点儿,但是工作做起来还是实诚的。”沙正阳举起方案晃了晃,然后撂在桌上,“我知道建委里边你是高手专家,我不和你绕圈子,省里市里对高新区有特殊要求,时间紧任务重,明年三月,高新区这边要有大动作,落地如果没10个亿的投资,要唯我是问,你说如果那个时候我无法交账,我该拉谁下水?”

    10个亿投资落地?!

    杨先明也被吓了一大跳,他当然不知道这是沙正阳信口胡诌,还真以为省里市里对高新区有如此高的期盼和要求,如果真是这样,还真不能怨沙正阳发急,而且那一句该拉谁下水就简直是赤裸裸的威胁了。

    “10个亿投资,我心里有数,怎么去拉,和你们没关系,但是我拉投资,你们总得要给把五通一平和外部基础设施弄好吧?随随便便给我弄两条路,连管网和路灯都接不通,我没那么大本事能忽悠一帮傻子来投资。”

    沙正阳还是那副不紧不慢风轻云淡的吊样。

    “完不成任务,我挨板子,总得有人来垫背吧?建委?供电局?电信局?国税地税?工商局?公安局?我觉得好像从这些部门找点儿替死鬼来填坑,这点儿理由我还是能编出来的。”

    杨先明也没想到沙正阳骤然间风格大变,一副混不吝的痞样,俨然要死大家一起死的架势,哪怕这里边有些夸张的成分在里边,但是人家是市领导,人家都敢这幅姿态了,估计是真的胸有成竹了。

    搓了搓手,杨先明皱着眉头,吧唧着嘴,“沙市长,我相信这个方案您看得出来,建委的确是大大的向高新区倾斜了,……”

    “我知道,但这还不够。”沙正阳不客气,“如果说哪个区拍胸脯在明年三月前能拉到5个亿的投资,我二话不说,拱手把这份倾斜的资源让给他们,可如果做不到,那我就得还得张嘴。”

    这话太狂,杨先明听得直皱眉,只是这些话却不能乱传,否则最口恐怕吃亏的还是自己。

    “老杨,你也别觉得我这个人难打交道,我都是直来直去,有话说话。”沙正阳把规划图呼啦一下铺开在书桌上,“咱们来看看,建委提的方案,我看了,要说一点儿没诚意,那是假话,但我觉得我和臧市长与田主任交代的,这点儿诚意不够,你也甭解释,建委有埋伏,怎么来运作,那是你们的事儿。”

    杨先明苦笑,人家根本不给自己开口的机会,当然人家也能拿捏住这里边的分寸。

    “您说,您说。”杨先明只能拱拱手。

    “那我就抖落开来说,奋进路和敢为路这两条路改造不算,这是早就说好的,这目前高新区北边内部还得有四条路,我不要求达到六车道那么高的要求,但四车道得保证,老杨你看,我都替你们标注出来了,两纵两横,特别是北边,我有大用。”

    沙正阳既然驾驭住了局面,自然就信手拈来了,“这边,我要求沿着和经开区相邻这条路,乌泾路,我算过有一道略微的弧线角度,大概是3800米,要全面改造,标准是六车道,按照一级路面来,……”

    杨先明目光直视在规划图上一掠,就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沙市长,您这比狮子大开口还厉害,这绝不可能,这条路现在的情况很差,且不说按照您的要求造价,这条路现在路况很差,路基原来基本上没怎么铺好,要建的话基本上全面重来,无论是工期还是投入都太大,而且沙市长,我就不明白了,经开区虽然和你们高新区北面相邻,但他们这边基本上都还未开发,乌泾路建设有何意义?”

    “老杨,你不明白的事情多着呢。”沙正阳摇摇头,“我刚才说了,10个亿的招商引资要完成落地,涉及到多少项目,你们可以想象,高新区就这么大一摊子,科创园区基本上就占去大半,而且我们也需要为科创园区余留相当余地,而高新区除了科创园区是指向互联网信息产业和软件产业外,还有一个重要方面,那就是高新技术产业,这里边包括技术含量高的制造业。”

    杨先明反应过来,讶然问道:“沙市长,你的意思是在这个区域是要招商引资制造业类的项目进入?”

    “有这个想法,高新区要当这个汉都市的经济发动机,没有足够的项目支持,是难以实现的,但是这些制造业项目不是那么好引入的,涉及到要求有较为充裕的土地储备,良好完备的基础设施,水电气路,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还需要丰裕的劳动力资源等等,所以这个任务压力很大,我们只能另寻出路。”

    沙正阳语气沉重起来,“如何吸引到更具价值和更有发展潜力的项目进来,这就需要我们通力协作,特别是在道路管网等方面的配套,这个要求比较高,而且我可以开诚布公的说,汉都在这方面要面对的竞争对手,不在省内,而是沿海地区诸如苏州、深圳或者南京、武汉这样的大都市,就目前来说,我们毫无优势,但是我们又必须要赢得这一战,所以我们必须要在各方面都要做到极致,你们建委这一块只是其中一方面,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杨先明终于正色,点点头:“沙市长你要下一盘大棋,建委也不敢拖后腿,只不过目前我们建委能做的有限,如果要全力推向这边,那么湖滨区和东三环那边建设都要受到影响,这都在其次,另外就是乌泾路就算是现在就启动建设,但是工期太紧了,明年三月这才几个月时间?难度太大了。”

    “如何调配斟酌,这是你们建委的事情,臧市长那里如果需要,我可以再去沟通,但是建委这边田玉恒和你,我就只认你们俩了。”沙正阳语气很平静而有力,“这项工作涉及到不仅止于你们建委,还有电力、税务、工商等诸多单位,这么短时间要打造一个能让人家舍弃深圳、苏州、南京、武汉、成都这样的条件到我们汉都来的环境,说实话我内心都没多少底,但是如果我们不试一试,那就是半点机会都没有,试一试,总可以搏一把。”

    杨先明没多说就离开了,但是沙正阳却很放心。

    有人和他提过杨先明,虽然建委田玉恒是一把手,但是杨先明却是资深副主任,而且这个人业务精熟、人缘关系也深厚,更难得的是人虽油滑了一些,但是只要能让对方认同,做起事来就不含糊。

    从今天的接触来看,杨先明基本靠谱,起码和自己在争论过程中,没露怯,而且提出的几点也基本上能说到点子上,固然还有一些争议,但是沙正阳觉得对方应该不会拖自己后腿,没准儿臧庸和田玉恒都还要疑惑自己是怎么把对方给折服的。

    但是对沙正阳来说,这还只是其中一环,涉及到的多个部门,他设想中的需要打造出来的投资环境要求很高,但不这样不行,对标深圳苏州,就是要从可能投向深圳苏州的项目中挖来几个。

章节目录

还看今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瑞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瑞根并收藏还看今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