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葛蛟忙看向云静。

    懵归懵,但是散人驿众人现在根本不在意这些。既然温平愿意这么说,那他们就默认一次。

    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他们现在只在意拉不朽宗做盟友的事情。

    不朽宗的强大,亲眼所见;潜力也是无限。因为葛蛟的情报中,杀死龙神门门主的是一个女人,为镇岳上境的实力。

    现在司徒修能又加入了不朽宗,且爆发出了仅次于半步地无禁的力量。

    两人相加!

    四星势力中,根本无一家敢于不朽宗硬碰硬。

    最主要,不朽宗这才崛起多久?

    未来会更加可怕。

    三人欲将不朽宗拉为盟友的想法瞬间由一棵小树苗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云静表情严肃地说道:“先回苍梧城,准备厚礼。过几日,我们亲自上山,拜会温宗主。”

    葛蛟,潘肃二人颔首。

    同时,心里头开始思量这个厚礼到底得多厚!

    在他们的权利范围内,能给的极限是什么。

    再意味深长地多看了几眼温平后,一行人回了苍梧城。

    再说温平。

    其实让英招离开,都是欲擒故纵的方式。

    既然好感已经收获。

    接下来就是想办法将英招挽留下来。

    下一个会更好,这话虽然没错,但是不代表这一个温平就会放弃。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了一个声音,“四王,于江大人还活着!”

    英招瞬间转身,然后朝着于江的妖躯搁置处跑去。

    这时候因为战斗已经结束,所以不朽宗的弟子,长老也都纷纷往下走去。

    当然,他们走是为了去看司徒修能。

    并不是看什么于江。

    因为没人关心于江是不是活着。

    不过,温平这时候却来了兴趣,精神力直接朝着于江扑了过去。

    于江确实活着。

    但是基本是死定了。

    心脏被洞穿,身体机能已经在慢慢死去,若不是妖族天生的生命力顽强,它早就驾鹤西去了。

    跳下出绕山后,温平将黑溪的尸体收入藏戒之中,而后朝着于江之所在走去。

    近了后,只见英招站在于江的兽头旁,脸上挂着一缕惋惜,但是并没有疼惜的意思。

    温平也理解,毕竟是妖皇之子。

    哪怕还小,从小耳濡目染,自然不会因为身边的人死去而痛哭流涕。

    “四王,您没事……我就放心了。”于江说话的声音似乎随时会断一般。

    英招点点头,接话道:“于江,你的后代本王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本王,欠你一条命!”

    “为四王死,理所应当。只是……黑溪虽死,此难虽过,可未来您将面对的将是三王。三王敢自封为皇,恐怕是已经拉拢了力量的妖族势力。您还是赶紧离开天地湖,否则……”于江至死依旧是为英招考虑着。

    英招打断了于江的话,生意中带起了一缕愠怒,而后说道:“本王不会离开的,无需多言。本王一定要让大哥,二哥他们知道那无耻之徒的行径。本王是便是推一心只想着吃的二哥做皇,也不想看到那家伙登上妖皇之位。”

    “四王……妖皇湖,您不能回……”于江立刻猜到了英招的想法,赶忙言语阻止。

    英招定然是想回妖皇湖找一王,或者二王。

    可是现在谁敢保证,妖皇湖有没有三王的人?

    四王作为四位妖皇之子中实力最弱,势力最小的存在,三王一定会千方百计除掉的。

    而且谁敢保证,一王、二王他们没有这种想法?

    以往,他还真不敢这么去猜。

    这可是忤逆之举。

    可现在亲眼看到三王要杀四王,手足相残。

    他不得不这么去想。

    英招听到于江的阻止,直接否决道:“不回,那谁能知道那家伙的行径?本王今日之难,你的死,就无人知晓。”

    “四王……我已经命不久矣……请听我一言。若是回妖皇湖,您想要再活着出来,可就难了。”于江断断续续地说着,而后扫了眼英招身后跪着的众妖,心生一念,“若四王您只是想让一王、二王他们知道这件事……交给他们……他们都是您和我的心腹。定然不辱使命!”

    “四王,我等定然不辱使命。”

    “四王,我等定然不辱使命。”

    “四王,卑职定然不辱使命。”

    连续六七声誓言拔地而起。

    英招没有回头,而是看着于江,心里泛起了犹豫。

    他很清楚,于江的话很有道理。

    他的计划,比自己想的更有用。

    一旁的温平见英招陷入了沉思之中,心中顿时一喜。

    他本想着得找个办法将英招留下来。

    现在好了。

    于江替自己做了这件事。

    犹豫代表他在考虑,在摇摆不定。

    这时候,就得有个人来一记强心针,帮助英招做出选择。

    “本宗主认为于江的话很要道理。若是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地做,出点意外,将是满盘皆输。”

    温平赶忙插了一句。

    至于温平为什么这么想呢?

    就是因为他很少亲力亲为。

    打架都是长老、恶灵骑士上,他在一边划水,保存实力。

    适当的时候他才会上去露个面。

    没等英招开口呢,于江便夸了起来,“温宗主真乃大智慧之人。”

    “过奖了。”

    温平微微地谦虚了一下。

    跟着,见英招还在犹豫,又添了一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英招,这句话听说过吗?”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英招回头,看着温平,面露疑惑。

    不过温平没打算解释。

    因为我这句话就字面上的意思,很容易理解。

    不出几个呼吸,英招顿时恍然大悟,看着温平的目光充满了崇拜之色,“温宗主真乃大智慧之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这话真的太有道理了。本王悟了。”

    “明白就好。”

    说罢,温平心中不由得窃笑了起来。

    果然,知识就是力量。

    吕秀才没有说错。

    这时,已经决定好的英招转过身去,面对着跪在身前的众妖,而后冷声说道:“诸位,本王将这分成七分,你们一人一份。拿着它,去找一王、二王。记住必须亲自交到他们手中。”

    说罢,英招连吐七口血。

    每一口血落在英招掌心后,立刻化作了结成了晶体。

    晶体之中,一股威严、厚重的血脉力量扑面而来——这边是妖皇血脉的结晶。

    有这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为不会有妖傻到去自己伤害自己,吐出几口血脉结晶来玩。

    ………………

章节目录

系统的超级宗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飞雀夺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飞雀夺杯并收藏系统的超级宗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