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理不分,优柔寡断,首尾两端!

    十二个字如同十二颗子弹,嗖嗖的shè进李妍熙的心脏,将她心中那一点愤怒和骄傲全部击得粉碎!

    是啊,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秦阳呢?

    治病是自己求着秦阳治的,挑衅的事情是朴永忠主动挑起的,是他主动污蔑秦阳骗子的,赌约也是他自己接下的,自己有什么资格要求秦阳去大度呢?

    或许真如秦阳所说,自己一向以自己的能力为骄傲,认为自己的厉害并不是依靠家里,可是自己终究是李家的人,别人对自己的敬重顺从又难道真的都是看在自己实力和能力的面上吗?

    前两天押运出事,接连被两波人给抢走了营养液标本,自己去追也没追到,被人给全部溜走了,即便如此大的事情,上面也没有责罚自己半句,还安慰自己说自己已经尽力了。

    真的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吗?

    如果换位一个同样实力但是没有背景的修行者,他在失败后会同自己一样没任何事情吗?

    不!

    或许一切以来,都是自己内心在欺骗自己,自己让自己不要去多想而已。

    李妍熙的脸色苍白,整个人在这一瞬间仿佛丢魂了一样,就连训斥他的秦阳也忍不住有些诧异。

    你刚才不是气势还很嚣张吗,怎么忽然就萎靡了?

    自己说的这些话固然很刻薄,但是这样就把你给打击到了,你这也太脆弱了吧?

    虽然看李妍熙的模样失魂落魄面色苍白很凄惨的样子,但是秦阳可不会去道歉或者说什么好话。

    为什么要道歉?

    我说的是实话,是心里话!

    你家世好,长得乖,别人就该给受委屈?就该顺你心意?

    凭什么?

    你是陪我睡了还是咋滴了?

    秦阳理直气壮的看了一眼李妍熙,收回了目光,淡淡的说道:“你现在还可以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拒绝我为刘孝敏治病,那这个赌约便无法分出高下,你也就不用出面当恶人,也可以维护你心中的骄傲了。”

    “不!”

    秦阳的话才说完,,李妍熙整个人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陡然跳了起来,头都差点撞到了车顶上。

    “你不能这样,你已经答应了替孝敏治疗的,你不能反悔!”

    秦阳似笑非笑的看着李妍熙:“可是我替刘小姐治疗的话,朴永忠便要倒霉,而你按照赌约时的约定还要去当你不愿意当的恶人,毕竟你知道的,没有谁愿意在这么人面前跪下丢脸的……”

    李妍熙看着秦阳的目光,心中一片冰凉。

    你这个恶魔!

    你是不是一切早都算好了?

    就因为之前朴永忠辱骂你的时候我保持了沉默,所以你就设了一个赌局,不仅要把朴永忠给彻底毁了,还要把我给拖入深渊?

    李妍熙心中竟然有着几分莫名的悲愤,又或者她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吧,家族外的人敬她怕她畏她,家族里的人宠她爱她,师傅疼她,师兄们爱慕她爱护她照顾她,谁又会像秦阳一样好不给面子的毒言毒语毒招毒刀子一起上呢?

    李妍熙狠狠的咬了咬嘴唇,心中涌现出几分决然。

    是的,不管他怎么算计我,但是他刚才对自己的评价确实并没有错,这可是真是让人忍不住痛恨自己的评语啊。

    李妍熙在后排座上侧过身子,恭敬的向着秦阳鞠了一躬:“秦先生,我为我之前所有的言行道歉,从现在开始,在治疗孝【 】敏上的事情上,我会完全听从你的安排,接受你提出的要求,如果你真治好了孝敏,朴永忠那边我来搞定,我一定会让他如期的出现在首尔医院门口向你下跪认错!”

    李妍熙的声音并不慷慨激昂,甚至有着两分冷,但是却能让人轻松的听出其中的决心。

    秦阳嘴角微微翘起了两分,原本冷漠的脸上浮现起了两分笑容:“这才对嘛,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做人就要有做人的道理,一边求着我办事,一边帮着别人对付我这样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李妍熙差点一口鲜血吐出来,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再争辩,也没有为自己辩解,只是干净利落的答应道:“是,秦先生,你说的很对!”

    李妍熙态度都低到这个程度了,秦阳自然不会再追着她讽刺她,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哦,是以后好相见……

    “行,既然我们谈妥了,那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李妍熙态度恭敬的问道:“秦先生,不知道孝敏的腿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呢?”

    秦阳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淡淡的说道:“保守估计,她能够自己杵着拐杖走路,好的结果,她能自己自行走路,只是不能长时间步行。”

    李妍熙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眼光中透露着难以掩饰的惊喜:“秦先生,你是说她还能站起来,能够自己走路?”

    秦阳微笑着:“她是你的朋友,难道你不希望看到她再站起来吗?”

    “我当然希望!”

    李妍熙声音急.促的回答道:“只是你之前在医院里的时候不是说只能让她的腿恢复直觉恢复动弹的能力免于截肢的危险吗?”

    秦阳懒洋洋的回答道:“对啊,我这不是要和朴永忠赌博吗,我当然要给自己留一点退路,再说了,如果要让她的腿恢复到自行走路的地步,那可不是半个月就能做到的,需要长期的治疗,难道我和他打个赌还要等到一年半载以后吗,打脸报仇这样的事情隔夜都嫌久,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李妍熙听了秦阳的回答,心情一时间无比复杂。

    惊喜的是刘孝敏的腿竟然能够治愈到自行走路的地步,惊讶的是秦阳医术竟然如此告绝,这么多专家都没办法保住她的腿,可是他不断保住她的腿,还让她能够正常走路,这医术实在是太吓人了!

    如果不是自己刚才坚定的表态,恐怕秦阳也不会和自己说实话吧。

    这家伙当日随手就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了,而且还给自己留了退路,这心思可真是的无比的缜密。

    朴永忠死定了!

章节目录

至尊特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8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8难并收藏至尊特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