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阳和柳赋语一起吃完晚餐,回到了自己住的酒店。

    站在自己房间的门口,秦阳笑道:“早些休息,回头见。”

    柳赋语脚步却没动,神色平静的回答道:“这两天晚上我和你一个房间。”

    秦阳微微一愣,旋即明白柳赋语这是准备贴身保护自己,否则,真有人侵入自己房间,如果对方实力也是大成境的话,那自己恐怕根本支撑不到柳赋语来救援自己。

    如果自己落入了侵入者的手里,那就算柳赋语赶到,投鼠忌器,也很难救出自己。

    “好,辛苦你了。”

    秦阳并没有推脱,孙建宏和安德斯的死,已经证明着参与飓风抢夺的风险,如今自己更是和他们已经摊牌,接下来他们有什么手段都会毫不犹豫的冲着自己施展,

    “从现在开始,你时刻都必须在我视线范围之内,否则我不敢担保你的安全。”

    秦阳心中涌起几分怪怪的感觉,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好。”

    “你先跟我到我房间,我洗个澡先。”

    秦阳苦笑道:“现在时间还早,不至于吧?”

    柳赋语面无表情的回答道:“万一就这么凑巧呢,正好我在洗澡,你被人抓走了呢?”

    秦阳无语:“好吧。”

    秦阳跟着柳赋语回到她的房间,柳赋语从衣柜里拿出了睡衣以及更换的内衣。

    秦阳瞟了一眼柳赋语手上那略显保守的纯棉睡衣以及睡衣下隐隐露出的黑色蕾丝花边的内衣,没说话。

    柳赋语自然注意到了秦阳的目光,冷冷的瞥了秦阳一眼,直接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很快响起了水声,秦阳坐在椅子上,眼中闪过两分奇怪的情绪。

    自己和柳赋语原本是敌对的关系,也是对手,如今却同处一个屋檐下,住在一个屋子里?

    总感觉有些怪怪的呢。

    只不过柳赋语对自己还真算是负责的了,连洗澡都把自己带到身边,可真算的上是寸步不离的保护自己了。

    秦阳拿起电视遥控板,随手打开电视,眼光扫过房门,心中却突发奇想。

    如果现在有人冲进来想要绑走自己,那正在洗澡的柳赋语会怎么做?

    衣服都不穿的冲出来?

    哈哈,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秦阳自己也被自己这个奇怪的想法逗乐了。

    柳赋语洗澡并不快,然后又开始吹她那一头长长的黑发,大约四十分钟后,柳赋语才算是折腾完毕。

    柳赋语将自己的长发扎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马尾,看着那长长吊在身后的马尾,秦阳忍不住笑道:“你的头发这么长,要是和人打起架来,会不会被杂物缠住啊?”

    柳赋语愣了一下,似乎认真的思索了几秒钟,她伸出手将自己的马尾挽了起来,绕了两圈,然后用橡皮筋给套住,马尾不见了,头上却多了一个发髻,看上去干净利落。

    “你这倒是挺利索的。”

    秦阳笑眯眯的赞了一句:“接下来呢?”

    “去你那边,你洗澡,然后再回我这边,晚上住我这屋。”

    秦阳问道:“你是担心他们摸到我屋子里去吗?”

    “嗯,如果他们要抓你,势必要从前台查你的信息,很自然的会摸到你的屋子里去,在我这边,多一重保障。”

    “行,就照你说的做。”

    两个人又回到秦阳的房间,秦阳洗了个澡,换了衣服之后两人又回到了柳赋语的房间。

    秦阳看着屋子里唯一的一张大床,摸了摸鼻子:“你睡床吧,我睡地上,反正有地毯……”

    柳赋语看了看秦阳,淡淡的说道:“你睡觉会不会乱翻乱滚乱动?”

    秦阳摇头:“不会,怎么啦?”

    柳赋语脸扭到一边:“那就睡床吧,这床有那么宽,足够两个人睡,不过你要是乱动,我会直接一脚把你踢飞的。”

    秦阳自然明白柳赋语所说的这个乱动是啥意思,嘿嘿笑道:“我哪敢啊,这不是给自己找揍吗?”

    柳赋语撇了撇嘴:“知道就好。”

    两人瞎吹了一阵,柳赋语合身躺下:“我先睡了。”

    秦阳嗯了一声,随手关上了电视,然后也在床上躺了下来,不过他很主动的睡在靠床边的位置上,和睡在另外一侧的柳赋语起码隔了半米多远。

    关上.床头的灯,整个屋子里顿时暗了下来,陷入了安静当中。

    秦阳仰面躺着,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另外一侧的柳赋语,却只能看到一个苗条修长的背影。

    她微微曲着身子,背对着秦阳,就这么安静的躺着,呼吸绵密而悠长。

    秦阳心情有着两分奇特,或许经历了这个事情,自己和柳赋语的关系会有所改善吧。

    隐门和水月宗的矛盾时间也够长了,希望这是一个契机,能够让自己化解这段恩怨,毕竟几个大男人和一群女人打啥啊,赢了不光彩,输了更丢脸……

    秦阳收回目光,闭上眼睛,让自己的思维渐渐放空,然后缓缓的陷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秦阳忽然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仿佛是什么被敲击一般。

    黑暗中,秦阳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还没起身,一阵幽香传来,柳赋语的的手伸了过来,一把捂住了秦阳的嘴。

    “别动,别说话!”

    柳赋语人靠在了秦阳耳边,低声的说了一句,然后人如同幽灵一般轻飘飘的起了床,无声无息的向着门口走去。

    秦阳运转内气,将听力提升到极限,隐约听到隔壁房间里似乎有着轻而密的脚步声,然后倒了走廊上,再迅速的消失。

    柳赋语靠在门边,从猫眼里观察了一阵,仔细倾听了一阵,这才悄悄的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很快,柳赋语又走了回来,关上了房门,打开了灯。

    秦阳轻声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柳赋语低声道:“你的屋子里有人进去过了,门锁被硬生生震坏了,刚才你听到的那一声响,便是门锁被震坏的声音,不过对方动作很快,冲进屋子看到没人,二话不说马上便撤离了……”

    秦阳脸色有些凝重:“这些家伙,果然动手了,速度很快啊!”

    PS:3~

    还差一章没补,明天继续补~

章节目录

至尊特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8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8难并收藏至尊特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