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天易看了眼手机屏幕,任天贵,不是沈越。

    便把手机丢了回去,“接吧,看看他找你有什么事。”

    任琪儿咬了咬下唇,只好摁了接通键。

    “琪儿?”电话那端顿时传来任天贵惊喜的声音,“你和顾天易在一起吗?和好了吗?”

    “是。”她承认。

    “那你……”任天贵小小声,“可不可以帮爸爸一个忙?爸爸的公司想跟他合作,你看,他什么时候方便签合同?”

    任琪儿抓着手机,长指越收越紧,面无表情。

    顾天易听见二人的交谈,回道,“告诉他,我什么时候都有空。”

    任琪儿却没有听话的汇报,而是沉着声音问,“爸,你觉得利益比我这个女儿重要吗?”

    “琪儿……”任天贵盲目,“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我想你自己很清楚!”

    任琪儿语气很差,对她这个父亲,她没什么感情,更多的是谴责。

    当她渴望爱的时候,他只会给她失望,“从你知道我和顾天易在一起后,你就一直想利用我,说到底,你认我这个女儿回来,是有目的的,不是吗?”

    “你想让我替你接手公司,你害怕你的产业落入旁人手里。”

    “但我告诉你,我不屑,你们任家的钱,任家的产业,跟我任琪儿没有半毛钱关系。”

    “你的妻子和她女儿大可不必担心,其实在我和他们之间,你早就做出了选择。”

    在她被冉若兰为难的时候,任天贵虽然会向着她,但事后总会向冉若兰道歉。

    他选择后者,因为冉若兰给他生了儿子,“我尊重你的选择,就当我们没有重逢过吧。”

    说完,她便要挂电话,任天贵着急道,“琪儿,我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么对爸爸说话?”

    “你相信爸爸,爸爸其实是爱你,只是爸爸有自己的苦衷,你也知道,你弟弟妹妹还小,我不能和你阿姨……”

    “那我妈呢?”她冷声问道,字字诛心,“她去世不到一年,你就和冉若兰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孩子。其实,你的心里早就没有我妈了吧。”

    “不是这样的,琪儿,你不懂。”

    任天贵道出当年的重重,“当年你走丢了以后,你妈就疯疯癫癫的了,哪个男人能受得了和一个疯子生活在一起?我选择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这是情理之中的事,这是每个男人都会做的事!”

    他说,这是每个男人都会做的事。

    真是可笑,不过是不够爱罢了!

    “你承认了。”她声音沙哑,哭不出来,只为自己的母亲惋惜,“任天贵,你真的很渣。”

    “母亲的墓地在哪里,我要去看她。”

    “琪儿……”

    “你闭嘴,任家和我没有关系,顾天易也不会和你合作,他是我丈夫,他听我的!”

    “琪儿!”任天贵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惜任琪儿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她愤怒的挂断电话,抱着双膝,无助地哭了出来。

    想到温柔的母亲,她难受的不行,她甚至没来得及多看自己母亲一眼……

    颤抖的背脊抚上一只大手,顾天易轻轻拍打她的后背,安慰着。

    任琪儿感受到他的温暖,一头扎进他怀中,颤抖着哭道,“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抛弃我的母亲,曾经,我以为我有家的,可现在彻底没了。”

    “别哭。”他心疼的擦干净她的泪水,“我是你的家,琪儿,我顾天易是你永远的家。”

    她难过的扑进他怀中,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天易,我只有你了,这辈子,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放心,我会爱你一辈子,护你一辈子,我们一辈子不分开。”

    她总算停止了哭泣,顾天易派人找到了任琪儿母亲的坟墓,第二天他们就去坟墓看望母亲。

    任琪儿的母亲叫做张雪梅,她本人也像山间的雪梅一样,洁白漂亮,纯洁美好。

    墓碑上,母亲笑脸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

    任琪儿摸了摸相片,声音哽咽极了,“妈,我来了,这么多年,我终于来看你了。”

    微风阵阵,吹不散她的泪水,亦吹不散母亲的笑颜,她站在那儿,陪母亲说了很多很多的话。

    包括她这些年是怎么生活的,和顾天易的婚后生活,还有她的孩子们。

    她讲的认真,她能感觉到,母亲是真的在听她说话。

    从墓地回来后,她沉沉地睡了一觉,等到睡醒了,所有难过烟消云散。

    顾天易还愁怎么劝说她呢,想不到这丫头又活蹦乱跳了起来。

    他喜欢充满活力的她,他之所以爱上她,也是因为她的豁达和开朗。

    一切尘埃落定,他们生活的很平静,任琪儿呆在家里养胎。

    顾天易推掉一些工作,主要精力放在任琪儿身上,陪她养胎,给她洗衣服做饭,照顾两个小不点。

    他变得居家多了,一点也没有当初霸道总裁的风范了。

    顾天易的改变,小宝小贝看在眼里,对他也尊重了许多。

    小宝开始试着,每天都叫他爸爸,小贝则早就在零食玩具面前投降了。

    这天,顾天易休假在家,任琪儿躺在他怀里玩手机,玩着玩着,突然下腹胀痛。

    她急忙放下手机,脸色白的吓人,“老公,我肚子痛!”

    听她这么一说,本来快睡着的顾天易顿时从床上爬了起来,“是要生了吗?预产期不是在下周吗?”

    “我不知道。”任琪儿疼的脸色煞白,下身湿了一片,似乎是羊水。

    “别怕。”顾天易还算镇定,手忙脚乱的给她披上外套,“我这就带你去医院,琪儿,你不会有事的,安心。”

    任琪儿眼泪汪汪,顾天易把她抱上车,小宝小贝硬要跟上,他只好带上孩子。

    一群人飞快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顾天易抱着任琪儿冲进急诊室,“我太太肚子痛,你们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护士和医生被他冷冽的语气吓了一跳,急忙为任琪儿做检查。

    “她这是要生了,已经开了四指,快,推入产房。”

    医生着急的命令护士。

    疼的哎哟哎哟叫唤的任琪儿,被人推进了产房。

    顾天易候在门口,急的满头大汗,只能靠不停踱步来缓解紧张。

    小宝小贝蹦跶在他身边,也很紧张,“爸爸,你说妈咪会生弟弟还是妹妹呢?”

    “我不关心这个,我只要你妈咪平安。”顾天易扶着额头,声音都在颤抖。

    他隐隐听见妻子在产房里的叫声,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真是该死,他不该让她怀孕,生孩子很痛,她受罪了!

    也不知等了多久,顾天易都快急的砸门而入,突然,产房门从里面打开。

    一名护士满面笑容的走出来,对他说道,“恭喜,是个男孩,母子平安。”

    那一瞬,顾天易重重地松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了下来!

    小宝小贝为自己有了弟弟而喜悦,他则一瞬不瞬的盯着产房。

    刚刚生产完毕的任琪儿被护士退了出来,她脸色很白,浑身都是汗水,床头放着一个全身通红的小婴儿。

    顾天易扑到任琪儿身边,没有看孩子一眼,满眼都是她,眼底翻涌着泪光。

    看见他,任琪儿露出甜甜的笑容,再苦再累都值得了,“天易,我给你生了个儿子,你快看看,长得像你。”

    他不舍得挪开目光,微微俯身,吻干她额头的汗水,“辛苦了,老婆,辛苦你了。”

    她勾着他的脖子,微笑,“是我心甘情愿的。”

    “快看看我们的孩子。”她笑着说道,“该叫他什么呢?”

    顾天易在老婆的要求下,勉强看了眼那个黑红黑红的小家伙,不好看,但是他老婆生的,所以他还是抱着逗了逗,小家伙手舞足蹈的动了动,黑白分明的大眼珠滚啊滚的,很有灵性。

    顾天易想了想,说,“叫顾爱琪怎么样?”

    “哈哈。”她忍俊不禁,“三个孩子的名字都是爱我啊!”

    “对啊。”他一手抱儿子,一手抱着她,“谁让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我会把我对你的爱加进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我会让你每天都感受到,我有多么爱你!”

    “我已经感受到了。”任琪儿微笑,亲了亲他,“但我想要更多,一辈子都不够,生生世世还差不多。”

    “好,那就生生世世。”

    全文完。

章节目录

婚心荡漾:叔叔,温柔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冉冉颜如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冉冉颜如玉并收藏婚心荡漾:叔叔,温柔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