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是怀着一颗杀心来到龟迹岛的。

    只是此时他的杀心凛冽,却找不到杀的对象。

    周围除了这些乌龟和龟蛋之外,竟然一点生气都没有。

    甚至他透过自己的灵觉释放出去,也没有发现任何生灵存在过的痕迹,这根本就是一个荒岛一般的地方。

    “难道那个家伙又把我耍了?!”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那家伙一开始的设计就是为了让我饮下那碗灵龟血,然后变成如今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他的目的达到了,那么在这里就不应该出什么意外了,毕竟他精心设计的这一切,就是为了把我引到这里来,不管有没有解决我如今身体上问题的办法,他都会现身,至少会有相应的线索给出来,否则就这么一片荒岛摆在眼前,他所有的设计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阳不是什么愣头青,他也算是身经百战的强者了,而且本身亦修成了天地法相,如今正朝着神通十重,逆天改命大踏步的前进,而他所遭遇的一切,说起来算是他被人设计了,给人耍了,可是来到龟迹岛,寻找线索,最终把自己身上的麻烦解除,这一过程,岂不也是一个逆天改命的过程,能够完成这一切的话,说不得他立刻便能够达成逆天改命,神通十重的境界,成为长生巨头之下的强者。

    而以他的积累,长生巨头不出的话,他不会怵任何人!

    只是,特么等了这么久,灵觉也调查了这么久,怎么就没有人呢?

    没有人,这是一个极为操蛋的事情。

    在这个荒岛之上,他已经呆了五六天了,这五六天里头,除了眼前的这些乌龟和龟蛋,他竟然没有发现其他任何的生灵。

    也就是说,这座岛上,除了植物之外,就是龟和龟蛋,甚至连虫子都没有。

    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那便是即使是海里的那些鱼虾之类的生灵,在距离这个岛约一里之外的距离里,便自动回游,从不靠近这座岛屿,仿佛这座岛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存在一般。

    可是他到现在还是没有发现是什么东西?

    灵觉一探再探,反馈过来的信息还是之前一般,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岛,一个充满着龟和龟蛋的小岛。

    “这里是属于碧海潮生阁的地盘,而且距离碧海潮生阁的大岛不远,碧海潮生阁不可能发现不了这里,既然我在这里找不到线索的话,不妨想办法从碧海潮生阁那里探探,看看从他们那里能够探到什么秘密?”

    感觉到自己的灵觉不起作用,他打起了别的心思,就在此时,他心中有些不爽,准备放弃的时候,灵觉的边缘之处,感受到了一股激烈的灼痛感,仿佛被放在火上烧一般。

    “什么人?!”

    他大吃一惊,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不对,是被人发现了。

    灵觉这个东西,无形无质,是探测的好东西,可是并不是真的不会被发现,事实上,对于同样有着敏锐灵觉的存在而言,灵觉一旦相互接触,便能够发现对方。

    就如刚才,陈阳的灵觉骤然之间接触到了一股炙热而强大的灵觉,对他的灵觉产生了影响,让他产生了一种被火烧灼的感觉,他能够感受到这种感觉,同样的,那道灵觉的主人亦同样能够感应到他的灵觉,换句话说,他肯定是被发现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对方拥有这般恐怖的灵觉,说明实力亦非常的强大,最重要的是,他敢在碧海潮生阁的地盘里头如此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强大的灵觉,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他其实并不在意碧海潮生阁,或者说,他根本就是碧海潮生阁的人。

    再结合龟迹岛的异状,陈阳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里是碧海潮生阁中某一位弟子,甚至是真传弟子的地盘,只有这个解释才能够解释这里的异状。

    可是,问题又来了!

    那个留下遗迹的龟灵上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引导到这个鬼地方来呢?还是当年他留下遗迹之时,碧海潮生阁还没有建立,又或者说,他的势力并没有延伸到这里呢?

    甚至,这本身就是一个陷阱!

    是的,这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但是为什么会是陷阱,那龟灵上人为什么会陷害自己这么一个与他完全没有交集的人,这同样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至少在陈阳看来,这很不可思议。

    难道他搞出那个遗迹的目的就是为了坑人,为了把人坑成自己现在这们模样,诱使他们来到这座龟迹岛上,然后被碧海潮生阁的人干掉不成?

    为什么碧海潮生阁的人会干掉他?

    因为世人都知道,随着妖族在大陆之中渐渐的消失,也只有碧海潮生阁这么一个势力在外海的宗门才能够经常接触到他们,也正是因为他们相互之间经常接触,双方的关系有如水火一般无法相融,可以说,碧海潮生阁如今是最痛恨妖族的,一见到妖族,必然会杀光,不管这个妖族是什么人,来自哪里,出现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切,都不碧海潮生阁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见到妖族,惟一做的事情就是杀,只要死掉的妖族才是好的妖族,这是他们公开喊出来的口号。

    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只要显露于人前,不要说显露于人前,便是将自己的气息流露出来一些,便立刻会被当成妖族,也就是说,立刻成为碧海潮生阁的死敌,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小心翼翼的原因。

    虽然实力强大,特别是在饮下那碗灵血之后,一身法力修为早已臻至神通秘境的极致,如果不是前面还有一个逆天改命的境界在压制着他,说不得他已经开始朝着长生秘境冲击了,而且他有信心自己一定能够一举冲击成功,成为长生巨头。

    可惜现在,一切都成空了。

    他必须要将自己这古怪的血脉清洗干净,又或者完美相融,方才有机会冲击长生秘境,天晓得这需要耗费他多少的时间,浪费多少精力,一想到这里,他便对那留下遗迹的龟灵上痛恨无比,在痛恨之余,他亦暗下决心,不管对方有什么计划,只要自己有机会,便一定会将他的计划破坏掉,哪怕自己惹上一身的麻烦,亦在所不惜。

    说到底,他也是一个记仇的人,特么你又不是我的弟弟,我为什么要帮你完成你的计划呢?你要是我的弟弟,也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我自然会帮你完成计划的。

    不管怎么样,不管他心中如何的痛恨龟灵上人,现在他必须面对的却并非是龟灵上人,而是这个突然之间冲到龟迹岛上的碧海潮生阁弟子。

    灼热的气息越来越近,很快,他便感觉到了周围的不适,同时也确认了自己的对手,却是那天空之中的一轮大日。

    是的,他久候不至,可是到头来才发现,对方早已经化为了一轮大日,立于空中,之所以自己没有注意,则是因为这一轮大日竟然与天空之中的大日完全重合,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无法看出天空之中此时竟然有两个太阳,人们只会觉得天气比起以前来,要热上许多罢了。

    轰!!

    就在陈阳似有所感之时,天空之中的那一轮大日骤然之间光芒大放,目标直指自己的的藏身之处。

    “哼,想找我的麻烦,就算是碧海潮生阁的真传弟子,也不见得有这个资格!!”

    他本是先天神灵转世,又屡遇奇缘,一身实力远超同侪,又在龟灵上人的遗迹之中得到了好处,修为大增。

    是的,不要以为他在龟灵上人的遗迹之中只是变成如今的面目可憎的模样,事实上,他得到的好处远远超过想象,身体得到了近乎于极致的强化,甚至在某些地方表现出神通自显的模样,这还只是其一,其二,他的修为已然溢出,远远的超过这种修为所能够达到的浑厚度,如今正在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压缩着体内的法力,当然如果要说杀伤力,还有那玉简之上的种种歹毒而诡异的法门,虽然不见得能够比得了他所懂得的各种神通术法,可是在如今这种无法肆意发挥自己的实力,反而要掩盖自己的地方,将那玉简之中得到的各种毒辣的法门融入到【大诅咒术】之中却,却是能够衍生出数种杀伤力既强而又诡异的神通来。

章节目录

仙界独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八零中文网只为原作者蛇吞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蛇吞鲸并收藏仙界独尊最新章节